2024年5月13日,智己召开新车发布会,发布会中智己L6正式完成上市。智己表示,新车是上汽集团“十年磨一剑”的科技王炸,大量集成“灵蜥数字底盘”、“未来智舱”等跨代际首创科技。

  发布会结束后,我们对智己领导层进行了采访,他们分别是汽车联席CEO刘涛、智己汽车产品战略中心高级总监陈韡以及智己汽车项目管理部总监及CD车型总工毛振勇。

刘涛:生命不能OTA 智能化必须OTA

  专访中,智己领导层表示,单纯PK流量不是智己的强项,智己的最强项还是技术,真正做一些底层的技术创新,真正把用户体验和技术底层创新做到最好的融合。智己L6是极具实力的产品,理应让更多的用户能够体验、拥有,因此在产品规划初期,我们就希望以更具诚意的定价,让顶尖技术创新人人可享。智己坚持技术长期主义,坚定地走底层技术创新。

  以下为专访实录。

  记者:智己L6销量预期是怎样的?

  刘涛:任何一款产品在真正成为爆款之前,肯定会经历一些波折。智己L6无论是三电、智驾以及独创的智舱,还是造型、内外饰的品质感,绝对有超级爆品的潜质;是一款又帅又实用的轿车。 从2014年起,上汽集团就已经开始了智己汽车iO原点架构的前期预研,用十几年的时间真正扎根于技术,才研发出了今天的智己L6,某种意义上讲底盘已经有了跨代际的演进。 智己汽车创业的三年多时间里,自身也做了大量的深入研发。当我们把软件能力、智驾能力、智舱能力,与智慧数字底盘能力合二为一时,这种爆炸力在短期内是很难有其他竞品能够跟我们PK的。

  智己L6的产品力非常“炸裂”,价格也非常“炸裂”,这得益于上汽集团深厚的技术底蕴,极其强大的供应链能力以及资源整合能力。 虽然很难给出一个具体的销量预期;但在综合能力的加持下,我们相信短期内,至少从产品力、性价比、跨代际技术演进的角度,市场上不会出现比L6更强的智能轿车产品。智己L6的销量一定会进入行业前列。

  记者:智己L6的AEB工作速域是8-130km/h并且全系配备,智己为什么这么重视AEB功能?智己L6定价方面做了如何的考量?

  刘涛:“生命不能OTA,智能化必须OTA”是智己汽车从创立品牌以来一直坚持的底层产品逻辑和价值观。如果我们的AEB能力不能超平均水平,如果我们智能驾驶能力没有达到人类驾驶的安全性三倍以上的时候,我们是不会给用户OTA推送这些功能的,相对于性感的功能,我们更在乎人的安全。

  毛振勇:我们会伴随着整个智己L6的产品周期的更新节奏将AEB的完全能力逐步推出。我们现在也正在做很多传统智驾过程中一些长尾问题的优化和最后的确认。 随着功能推出速度的加快,出现问题和风险的级别呈指数级上升,我们相对比较保守,是因为我们一定要把整套方案验证到非常完善。

  刘涛:相对来讲,在同样的规模下,有上汽强大的供应链体系加持,智己L6的盈利能力肯定是最强的,有两点原因,一是供应链的水准;二是控制价格和销量的能力,这都是综合竞争力的表现。汽车行业是一个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行业,当达到一个相对平衡的销量和规模时,成本会有明显的下降,并且下降的幅度和空间很大。强大的产品、炸裂的性能有时并不是靠成本堆砌来的。既有更好的体验,同时又通过技术能力降低成本。这是未来整个汽车行业会共同面临的话题,能力越强,就可以通过技术降本。

  记者:从营销方面,您怎么看待上次发布会的插曲?智己L6的5个版本中哪个是主销版本?

  刘涛:4月8日的技术发布会本身是非常成功的,传递了全新的灵蜥数字底盘,传递了智己L6炸裂的性能和智能座舱的差异化能力;但还是要实事求是地讲,我们在数据标注上有些错误,知错就改是必须的。

  我在发布会最后说的那几句话,确实是想单纯地感谢一下小伙伴,但在表达上有些不妥当的地方。我们都是一起奋斗过来的,这几年无论是竞争还是团队的技术创新,所面临的挑战和竞争的压力都非常大,小伙伴们非常努力而且也非常有创新、开拓的精神。

  从这场事件当中我们也意识到流量是非常重要的,智己汽车作为一个新品牌,在流量的运营、管理方面还有很多要像互联网公司学习的地方,在很多方面我们也做了复盘。任何一个新品牌,任何一家公司,在面对市场竞争的时候,一定要找到属于自己的路。单纯与友商PK流量未必是我们的强项或者最强项,我们的最强项还是技术,真正做一些底层的技术创新,真正把用户体验和技术底层创新做最好的融合,这是我们真正的强项。 我们要把技术强项和用户场景作为我们未来营销的真正重点,单纯去博流量,不是我们的特色,也不是我们所擅长的。

刘涛:生命不能OTA 智能化必须OTA

  陈韡:我们认为这5个版本在各自的价位段,都是最具竞争力和最具综合产品力的产品,智己L6产品定义的初衷,是希望用户根据各自的需求找到适合自己的版本。

  记者:灵蜥数字底盘在日常生活中会给用户带来哪些利好?

  毛振勇:我们希望灵蜥数字底盘能在灵活、舒适、安全三方面做到全面的提升。

  灵活性上,我们希望灵蜥数字底盘能通过智慧四轮转向系统,达成4.99米的小转弯半径。同时,配合底盘和动力域综合管理,灵蜥数字底盘能做到“极限出库”。还有魔鬼停车库、双向双车道、小角度弯道等,这些在城市场景当中经常遇到的痛点场景,可以通过灵蜥数字底盘做到比较好的处理,为用户带来前所未有的灵活体验。

  安全性上,我们在整个动力域和底盘域做了许多工作,包括像高速紧急避险避障,灵蜥数字底盘拥有比传统的ESP快30%左右的救车效率;像对开路面两边附着力不一样的路面,还有冰雪路面、湿滑路面等场景下,智己L6都可以通过灵蜥数字底盘在安全性上做到比较重要的提升。

  舒适性上,我们希望在整个行驶的过程中,包括在刹车过程中,智己L6能通过灵蜥数字底盘,给用户带来舒适性的提升。我们也在电机上做了ICS云台制动的功能;再比如城市高速高架道路,下匝道的大角度弯道中,云台车身控制功能,能够高效抑制车身侧倾,降低后排乘客晕车的可能性。

  记者:我们怎么挤进用户的选购列表里?您提到技术强项和用户场景要相结合,下一步针对营销会有什么具体举措?

  刘涛:LS6从去年8月26日发布10月12日上市,两个月的时间内,我们从零做到了月交付1万台,证明市场上认可技术的用户还是非常多的。

  实际上,中国现在的智能化技术已经是领先世界,也领先了用户的感知。技术进步得实在太快,而消费者可能对智能电动车的理解没有行业技术发展这么快。所以尖端技术真正智能化了,但使用场景在终端传递给用户时还需要磨合,有时候不如冰箱、彩电和颜色那么容易传递给用户。

  上个月,我们在上海比斯特搭建了一个全球最大的“灵蜥数字底盘”的体验基地,整整运营了1个月。两万平方米占地面积创造了17个能够让你体验到灵蜥数字底盘带来的智能化功能的场景,让用户、媒体老师在场景中深刻体验到它能够带来的价值。我们还在智己品牌体验中心做了一些创新,在体验中心,或者体验中心的地下车库、交付中心的停车场,把特别有代表性的比斯特场景复制过来。

  我们也会继续深入尝试,从媒体宣传,到终端销售顾问,把这些经典场景与体验传递给用户,做到这一点,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我们把用户认知和技术的壁垒缝合得越好,销量转化就会越好。虽然新技术传递给终端用户需要一点时间,但这是一件难而正确的事,我们会坚持下去。

  记者:智己L6的价格是不是在牺牲一部分利益换市场?是否担心“卖的越多亏的越多”的风险?

  刘涛:智己L6极具震撼力的价格基于三方面的考量:用户需求、集团赋能、市场环境。

刘涛:生命不能OTA 智能化必须OTA

  首先,智己L6是上汽集团“十年磨一剑”的科技王炸,大量集成“灵蜥数字底盘”、“未来智舱”等跨代际首创科技,极具实力的产品理应让更多的用户能够体验、拥有。因此,在产品规划初期,我们就希望以更具诚意的定价,让顶尖技术创新人人可享,只有“国家队大厂”才能做得到。

  其次,智己汽车是整个上汽集团的“一号工程”。智己L6是上汽集团技术ALL IN、供应链及生产资源ALL IN、雄厚资金ALL IN的战略成果;智己L6坐拥无可比拟的深厚资源,让我们得以通过优化生产体系,提高生产效率,供应链价格优势等一系列的优势之中,不但保证整车性能和质量,得益于此更有优化整车成本的优势。

  最后,汽车市场价格内卷白热化,友商纷纷打出价格底牌,中大型新能源轿车“价格亲民、价值向上”也是大势所趋。为了让用户能够体验智己L6跨代际超级爆品的阶跃魅力,我们也希望以极具诚意的定价策略,让好的产品被更多用户选择、喜爱。

  我们认为,随着品牌知名度的上升、销量的提升以及比较强大的供应链的能力,通过技术降本,我们可能达到盈利。一个新技术导入后,先行者都会承担一些开发费用。我们坚持技术长期主义,坚定地走底层技术创新,我们有责任也很坚决,会在这方面交一些学费,愿意把真正的顶尖技术带给消费者。虽然,在早期我们会损失一些利益,但能够把真正好的技术带给消费者,让消费者享受到尖端技术的优势。随着消费者对我们的喜欢,实现在销量、规模、品牌知名度上的平稳上升,一定会盈利。

  记者:灵蜥数字底盘是底盘系统的终极演进形态了吗?智己掌握数字底盘的技术后,与供应商之间的合作模式有什么变化?

  刘涛:智能底盘未来的终极形态是智慧生命体,车身各部分既有独立控制的能力,又能协同。这个生命体的小脑就是我认为的数字底盘终极形态,区别在于这个小脑的算法要进步,运动能力也要进步。我觉得,除了用户的获得感之外,更重要的是体验感。数字底盘把四轮转向、空气悬架、智能电控减振器集中控制,以便实现像生命体般的协调运动,这就是数字智慧底盘的底层逻辑。

  我认为短期之内甚至中期,智慧底盘的终极形态都将是6个自由度协同控制。随着数字底盘软件能力、整体协调运动控制的能力和控制水准不断提升,这个生命体的运动能力也会更好。

  毛振勇:我们和一些国际传统一级Tier1是非常好的合作关系。整车厂更多还是从集成和控制策略入手,我们会主导和集成最核心的控制和应用上层全部,底层的基础控制代码和控制逻辑需要依靠核心供应商的能力。我们掌握所有控制策略、控制参数,包括一些场景定义、控制逻辑的同时,与供应商之间仍然是非常好的合作关系。

  记者:智己L6的用户人群有哪些特点,智己L6有哪些针对他们需求的设计?

  陈韡:我们一直在密切跟踪用户需求。在智己L6开始设计时,我们对用户做了不少调研。通过最新的几千份预订用户的调研,有几个比较核心的发现:智己L6用户的男女比例是2:1左右。目前智己L6在高线城市的用户渗透比较高,将近70%的用户在高线城市生活。此外,智己L6用户的平均年龄,90后占比超过50%,无孩家庭用户偏多。

刘涛:生命不能OTA 智能化必须OTA

  由于智己L6的目标群体是偏年轻的高线城市的用户,这批目标用户的智能化诉求比较强,所以智己L6有City Drive城市漫行等智能体验的功能;4月8日技术发布会后,我们还决定智己L6全系配备ISC智慧灯语系统。种种考虑都是希望根据都市年轻人的实际需要来设计一款车。

  记者:未来1-2年智己对于市占率等方面如何抉择?在智驾方面,Momenta开始供应更多国际大厂,对智己的服务有保障吗?

  刘涛:后续LS6的改款、LS7(配置|询价)的改款会相继上市。从节奏上来讲,智己未来产品上新的速度会向3C行业致敬,我们以后的产品迭代目标就是一年一迭代,假设3款-4款主销车型,基本按照18个月、12个月去规划。我们一年会形成3-4波新产品,既做品牌,做知名度,也做市场热度,我们大概会沿着这样的节奏去推出产品。今年我们还有两款产品要推向市场,请大家期待。

  陈韡:我们叫Momenta“黄金合作伙伴”,我们是融合式的工作方式。年内我们的去高精地图城市NOA会开通全国,这正是得益于与Momenta的非常高效且紧密的合作。Momenta有几百人在智己驻场办公,大家真的是肩靠肩,背靠背地开发。

  记者:智己3999元就可以升级空悬,在成本上是怎样考虑的?配备空悬之后对整个底盘功能有什么加持吗?

  毛振勇:每一种新技术都有相应代价,但是数字底盘更是一种跨时代的技术方案。从技术角度来说,空气悬挂和智能电控减振器是数字底盘不可或缺的要素,这使得我们在整车配置或定义上有所举、有所得。我觉得,不能因成本影响到整个核心产品、跨时代方案的推进,成本要考虑,性能也需要考虑。

  陈韡:我们并没有针对单个配置增加成本,而是通盘考虑。从6自由度控制的角度来讲,空悬可以直接增加两个自由度的控制,是非常重要的执行器;另外,我们跟空悬供应商也有比较好的合作关系。综合考虑,配备空悬可以很大程度提升灵蜥数字底盘的综合实力。

刘涛:生命不能OTA 智能化必须OTA

  刘涛:友商空悬做得非常好,把国产空悬拉到很有竞争力的水准,后续可能在后轮转向、线控制动、干式制动等领域涌现出更多机会。这是我们身处行业非常重要的一点,只要行业里开卷,产品的性能一定会越来越好,价格也一定会大幅降低。技术迭代让人热血沸腾 ,你能找到更优成本、更强性能的解决方案,这是我们这一代创业者特别幸运的地方。

  另外,智己还有一个特别大的优势,智己的员工数不到1700名非常轻装。但是智己背后有强大的上汽集团,无论从供应链、供应商,研究总院,还是零束等伙伴都是我们的后盾与支持,因此在残酷竞争当中,智己可以保持一定的灵活性。

  最后,我们前段时间完成了B轮融资。我相信,只要智己把产品打磨好,把现金储备用好,把开发效率提上去,就可以更好地应对市场变化。

  记者:智己汽车的发展现状是否达到了上汽集团和投资方的预期?智己汽车是否已经制定出海规划?

  刘涛:智己汽车成立三年多时间连续上市了4款全新车型,产品上新速度非常快,技术迭代速度也非常快,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包括平台、智能驾驶等方面,研发速度非常快。我们还面临市场竞争的强度的挑战。无论是技术创新、用户场景创新,还是品牌创新,我们仍然走在前进的道路上。我们离真正的成功还有一段路要走,但是我们充满信心。

  关于出口,我们在去年已经开始小规模出口尝试,也取得了一些出口成绩。上汽已经连续多年成为国内汽车集团出口第一名,而且远超第二、第三名,已经建立了上汽国际全球出口的渠道和合作伙伴,是智己汽车最坚强的后盾。今年我们会发力出口,下半年看成果。

  记者:把智驾域和智舱域结合,L6还能解决用户的哪些场景化需求?

  刘涛:我们认为智舱未来的发展方向,一定是智驾域、智舱域、底盘域等的跨域融合,从而不断为用户创造更具颠覆性的出行体验。智己汽车行业独创的“未来智舱”,通过智驾域、智舱域、底盘域的融合和打通,共享摄像头、芯片算力;领先应用AI算法、大模型技术,为用户批量打造智能化的休闲新体验,定义领先一代的全场景智能出行体感。

  我们有专项小组做“一键”功能开发,后续还会有更多的一键功能通过OTA推送到所有的用户。同时,基于智驾和智舱的融合,未来会在语言模式上进行优化,对语言模式升级后,继续强化AI功能。

  记者:特斯拉的FSD要进入国内市场,您怎么看?会不会对我们的智驾研发带来压力?

  刘涛:这个问题很尖锐,也很客观。过去几年,FSD并没有成为特斯拉中国热销的根本驱动力,这次相对来讲,的确会对行业带来压力和挑战。但我们有很多机会,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刘涛:生命不能OTA 智能化必须OTA

  第一,我们更加了解中国人的驾驶习惯,更加了解中国的路况。我们已经有几年的积累,数据库里有几十亿公里的数据,这个数据是没有捷径的。如果FSD真的想要在中国发力,在中国本地化的数据训练也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从这方面来讲我们既有机会又有挑战。

  第二,对中国的复杂路况,市场已经卷到了去高精地图城市NOA,以超强的视觉能力、底层AI算法,基于新模型,来丰富和增强我们的AI算法模型,同时叠加超远距高精度激光雷达的辅助,我觉得我们也有机会独辟蹊径。

  第三,智己L6把智能驾驶、数字底盘和智能座舱相融合,从而解决在胡同、闹市区转弯、停车这些用户每天都会碰到的痛点场景。这种真正解决日常出行痛点,是包括智己等车企在内的独特优势,我们通过加快迭代、加快数据训练来保持差异化,就能走出独特的技术发展道路。

  毛振勇:智己的产品并不是一个冰冷的机器,这也是为什么从智己LS6(配置|询价)到智己L6,有更多智舱、智驾的融合,以便真正解决用户特殊场景的使用体验,让它更友好、更好用。我们会更倾向于满足客户的实际使用需求,让体验更好。我们非常敬重特斯拉的技术方案,但我们并不怕它。

  记者:智己L6 Max 光年版的销量有没有预期?在延长销量的周期、保持销量上升方面智己什么计划?

  刘涛:智己L6 Max 光年版占比至少是10%以上,的确需要长续航的保障的这些客户,就会选择千公里续航的“智己L6 Max 光年版”。

  延长销量的周期、保持销量上升,不仅要卷技术,还要在产品体验方面做更多的工作,做好品牌的提升,做好知名度的提升,做到产品长虹只是时间问题。我们做到过,LS6连续19周位居中大型纯电SUV销量冠军。智己L6上市,科技“大跨代”、定价“掀屋顶”、体验“绝对颠覆认知”,领跑全赛道的“黑科技王炸”,对于销量,我们有信心。

© 版权声明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