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据马新社4月25日报道称,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正在接受反贪污委员会调查。这样的结果并不让人意外,近两年来,马哈蒂尔的政治声望急转直下,他本人及其家庭数度被反贪会调查。

  1925年出生的马哈蒂尔,是位传奇人物。他首次担任总理是从1981年开始,直到2003年,执政长达22年107天,创下马来西亚任期最长总理的纪录。2018年,马哈蒂尔以93岁高龄再度出任总理。两度出任总理的马哈蒂尔,一度被称为“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

99岁马哈蒂尔,为何还被查了?

 当地时间1月22日,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就其子贪污事件发表讲话。图/视觉中国

  “雷声大,雨点小”

  2022年11月,马来西亚第十五届全国大选结束后,通过时任马来西亚最高元首阿卜杜拉授权,安瓦尔组建了由政党联盟构成的马国第一个中央团结政府,终于圆了总理梦。

  当时,所有人都认为97岁的马哈蒂尔应能成功蝉联国会议员,结果却是他在自已长期耕耘的选区落败。不仅如此,马哈蒂尔还首次失去按柜金,也称选举保证金。按规定,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要求侯选人获得的选票必须达到整个选区总票数的某个百分点,若得票数未达标,保证金将被没收。至此,马哈蒂尔领导的祖国斗士党所有候选人全军覆没。坊间也开始猜测,安瓦尔迟早会对马哈蒂尔展开“复仇”。

  今年1月,马哈蒂尔的亲信、长期担任财政部部长的达因及其夫人连续遭到反贪会调查。同月,马哈蒂尔长子米詹和次子莫扎尼分别涉及多项贪腐及滥权案件,被反贪会传召。3月,反贪会宣布因调查涉及“潘朵拉文件、巴拿马文件的相关人物”,又再次传召米詹和莫扎尼。

  这期间,马哈蒂尔多次声称无惧社会上对其不利的各种传言,并指责反贪会已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4月初,马哈蒂尔在社交媒体上称,反贪污委员会声称他抵触了法律,至今却拿不出任何相关证据。4月25日,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证两个2名儿子也已接获通知书,务必在2009年反贪会法令条文规定的期限内申报财产。

  但已经年近百岁的马哈蒂尔能否成为真正的“阶下囚”?就以首位因贪污、洗钱入狱的马国前总理纳吉布来说,从2018年7月首次遭反贪会逮捕,到2020年7月,被吉隆坡高等法庭宣判有罪后,开始冗长上诉,直到2022年8月22日遭联邦法院审判入狱,中间曲折反复,消耗了马来西亚政府和社会的大量精力。

  时至今日,马哈蒂尔虽再无雄厚的政治资本,但他对广大底层的马来人社会影响至深,却是事实。对不少马来人来说,他们对本族群领袖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打心底尊重和爱戴,不愿意看到自己追捧的政治偶像有一天会受到司法审判。所以,纳吉布虽已入狱近两年,但人们从未看过到他身着囚服的情形,而大家也相信他在监狱里受到了特别的“优待”。2024年2月2日,马来西亚特赦局宣布纳吉布的刑期和罚款减半,再次表明了马来西亚社会的“宽容”文化对他们的领导人所犯的错误有重要影响。从这个角度来看,对“百岁”马哈蒂尔现在的审查以及后面未知的审判,极可能是“雷声大,雨点小”。

  不过,纳吉布在当前巫统上下的影响力,他与时任国家元首的特殊关系,以及安瓦尔为维护团结政府的稳定等,也是促成减刑的原因。

  “旧恩新怨”

  马哈蒂尔曾是安瓦尔的政治导师。1993年,安瓦尔成为马哈蒂尔的副手,并被视作总理接班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两人在经济和腐败问题上发生冲突,关系开始紧张,安瓦尔被解职。他领导公众抗议马哈蒂尔的执政,最后被捕,并被控鸡奸判入狱9年和贪腐判入狱6年。不过,2004年底,马哈蒂尔卸任总理一年后,最高法院推翻了鸡奸罪裁决,释放了安瓦尔。因此,外界有一种观点认为,之前的指控与刑期是马哈蒂尔对安瓦尔的惩罚。

  过后,为了扳倒共同的敌人纳吉布,2016年马哈蒂尔与安瓦尔宣布世纪“大和解”。在2018年的第14届国会大选中,两人一起领导希望联盟击败连续61年执政的国民阵线。马哈蒂尔再度担任总理,并表示两年后交棒给安瓦尔。但时至今日,关于当时是否存在交棒许诺,双方各执一辞。2020年,马哈蒂尔出人意料辞去总理,安瓦尔“总理梦”落空,两人反目为敌。过后,马来西亚政局进入连续反常的演进态势,换了两届政府,直到2022年11月安瓦尔执政。可以说,“百岁老人”马哈蒂尔与新科总理安瓦尔的矛盾,是近年贯穿马来西亚政局变化始终的一条重要线索。

  抛开政治争斗的是是非非,马哈蒂尔在他首次出任总理并执政长达20多年期间,成绩斐然。通过启动一系列重大基础设施计划,他治下的马来西亚经济快速发展,一跃成为东南亚“四小虎”。1997年金融危机前,马来西亚在全球经济竞争力排名表上跃居第21位,人均年收入从1986年的1830美元增加到1996年的3627美元,国民富裕程度在整个东南亚地区仅次于新加坡和文莱,是泰国的两倍和印尼的五倍。

  不过,经济、社会高度发展的同时,裙带关系、结党营私的弊端也累积下来,影响至今。此外,马哈蒂尔好斗、倔强的鲜明个性,也让他树敌不少。在这种情况下,政局一旦发生变化,自身的影响力又日渐衰退,另一方阵营势必展开“复仇”。对于马来西亚这样的后发国家来说,如何摆脱这种“宿命”,是亟待解决的重要议题。

  (作者:钟大荣 系华侨大学马来西亚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张玉

© 版权声明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