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记者 董天意    每经实习记者 苗诗雨    每经编辑 孙磊

  “大家现在对成本,对产品迭代速度要求非常高。对主机厂是一种挑战,对我们这种(新能源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苗诗雨 摄

  纬湃科技首席执行官安朗日前也向记者表示:“作为裁员、降本的消息频频传出,诸如博世、法雷奥、大陆集团等。

  与此同时,昔日来自欧美日韩的整车、技术进入新能源价格竞争“白热化”,供应链企业降本求存

  1995年,《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期刊上曾出现了“新能源新能源车企为了争夺市场份额开始新一轮的价格厮杀。

  在比亚迪率先打出“电比油低”的口号下,上汽通用五菱、长安车企跟进,自降幅2万元发展到部分品牌超10万元的优惠力度,降价态势愈演愈烈,快速席卷整个新能源车行业乃至燃油车市场。

新能源汽车厮杀“缩影”:供应链企业降本求存,在中国市场仍加大投入力度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刘国梅 摄(资料图)

  价格战的压力之下,不只车企面对降本增效的压力,“焦虑”也快速传递至了供应链各企业。根据记者不完全梳理,2024年以来,博世、法雷奥、大陆集团等零部件企业已经宣布裁员,原因多数表示为更好提升公司竞争力。

  诸如博世计划在三年内通过提前退休、冻结招新、缩减现有员工工作时间等方式在软件和电子部门裁员约1200人;采埃孚也透露未来将最多可能减少1.2万个工作岗位;法雷奥则也寻求降本空间,日前也宣布,正在合并生产混合动力和电动裁员

  不过,降本增效在业内看来并非新鲜事。郑洁亮向记者表示:“降本增效对成本、预期双向施压,电动化如何发展?

  若追溯软件研究所集成创新中心副主任、国科础石总裁薛云志向记者说道,在软件的市场,软件的市场规模是越来越大的,尤其是在现在新车型开发过程中,软件所占据的实际成本也是在持续提升的。

  “2023年和2024年,我们计划推出超过70款新产品,准备量产的投入在短期内会带来成本的上升。”安朗也向记者坦言道。

  而在企业成本研发不断投入背后,全球电动化进程和预期却不如想象般稳步前行,担忧情绪弥漫开来。近期,包括通用、梅赛德斯-车企调整了相关电动化进程。

  不过,记者也留意到,即便组织架构有所调整,但整车企业乃至供应链聚焦电动化的决心并未发生变化。例如,梅赛德斯-奔驰表示将采取一切必要步骤推进电动化;博世相关人士近日也表示,博世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车的增长率达25%至30%,我们预计需求将进一步受到刺激和推动。从统计数字来看,新能源车将会有25%至30%的年增长量。我们还在朝着既定的电动化方向奔跑,我们的战略十分坚定。”

新能源汽车厮杀“缩影”:供应链企业降本求存,在中国市场仍加大投入力度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资料图)

  数据统计显示,2023年全球新能源新能源新能源新能源、智能化的转型浪潮上,已然从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刘国梅 摄(资料图)

  “现在由新能源新能源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