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记者 | 周姝祺

  去年10月申请破产重整的威马汽车即将在3月底召开首次债权人会议,从目前进展来看想要恢复正常运营还需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而在此之前,接近10万名威马车主的售后问题依然难解。

  界面新闻查询第三方投诉平台注意到,多位威马车主投诉称,遇到故障后想要维修,却被告知没有配件,也不清楚什么时候配件才能够到位。

  一名威马网约车司机表示,他在2021年以11.6万元的落地价购买了一辆威马EX5,现在经常为售后问题头疼。此前他遭遇了一场轻微的追尾事故,左后大灯需要维修,只能去找个体维修商解决,单个大灯维修价格高达近3000元。

  另外由于没有合适的配件,直到现在他的尾灯罩子仍有裂痕。“我去淘宝上搜了配件,结果发过来是威马E5车型的,型号也对不上。”

  这位威马网约车车主透露,现在不论是自费或在维保期,都没有威马厂家提供的售后服务,只能车主自己寻找小的维修厂商自行解决。但这种小型维修商只能诊断基础问题,如果遇到动力电池故障,将很难得到妥善解决。

威马汽车申请破产重整后,10万车主售后问题悬置

  界面新闻分别致电上海两家威马官方授权的维修中心,均表示目前仍正常营业。一家维修中心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更换配件可以从威马原有的供应商处调货,只是不再有威马汽车的标识。

  另据社交平台上车主透露,部分地区授权门店由于配件不全,只能做基础保养服务,或者通过外采零部件的方式解决。还有一些官方门店已经改头换面,成为了其他汽车品牌的4S店。

  界面新闻在网购平台检索发现,部分汽配厂家会提供威马车型的零部件,多为雨刮器、保险杠装饰条、后护板等简单通用部件,售价在百元以内。并且,一些网购平台的店主会在商品选择栏里细分为原厂和副厂,后者则是非官方授权的配件。

  一位提供威马配件的店主向界面新闻介绍,原厂配件确保是全新的且由威马官方授权,而副厂配件采购自一家常州的工厂,价格相对更为便宜。

  从平台显示的店家月销量来看,相当一部分威马车主正在通过网购渠道解决基础售后难题。但是,一些威马车主在评论区里反馈,配件的质量堪忧,或者普遍存在配件型号不准的问题。

  根据我国颁布的《汽车销售管理实施办法》,生产企业应当及时向社会公布停产或停止销售的车型,并保证至少10年的配件供应以及相应售后服务。但威马汽车目前已经难以保证为10万名车主提供正常的维保服务。

  此外,不同于传统燃油车主要价值在于汽车本身,智能电动汽车的智能化配置和软件升级服务是车型溢价的重要来源之一。但在威马申请破产重组后,车主普遍反馈手机app已经停止服务,车机系统运行也出现卡顿等问题。

  这意味着花更多钱购买更高智能化配置的车主,只能享受和入门款车型相差无几的体验。同时,威马车机系统也不再有专门的团队负责升级维护。

  相较之下,背靠大集团的汽车品牌在宣告破产后,其车主的售后问题仍能得到妥善处理。2022年讴歌退出汽车品牌投票的原因之一是担心新势力破产。一方面尚未实现盈利正循环的造车新势力一旦陷入资金锻链危机,将无法为消费者提供稳定的售后渠道;另外,二手车的残值也将变得极低。

  界面新闻在二手车平台发现,大量威马车型正在出售,售价多在6万元以下。一辆车龄时间3年、行驶里程在5至6万公里的威马EX5,二手车价格低至3.95万元。这款车型在售时的官方起售价为14.68万元。

  一位二手车商在威马宣布破产重组前收购了50辆车,但现在基本都砸在了手里。这位车商拒绝了界面新闻进一步的采访请求,仅表示“已经赔死了”。部分威马车主考虑,与其低价出售,不如开报废后再拆除零部件单卖,可能更划算。

  威马车主不是个例。从早年倒下的天际、前途到近期宣布停工停产的高合,车主都面临不同程度的售后难题。随着汽车行业进入到淘汰赛阶段,还将有不少品牌面临关停并转的结局。在这一洗牌过程中如何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将是汽车公司和行业都需深思的问题。

© 版权声明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